首页<道德模范

厦门“电医生”陈国信连续奋战144小时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18-01-04 08:22

 

陈国信用望远镜查看高压铁塔是否异常。

 

研究高空作业工具。

  烈日炎炎,路可烹蛋,他穿过蛇鼠出没的树丛,攀上近30层楼高的高压铁塔,使我们在家享受空调的清凉。

  台风怒卷,万物寂藏,他摸黑上山,在风刀中抱着高压铁塔,带电作业,身边几十万伏的高压电奔流而过。

  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在我们不清楚的地方,他头顶蓝色安全帽,目光坚毅,神态从容,好似在做一件寻常小事。

  他就是今天的感动人物,“电医生”陈国信。他的“病人”是电线,既要负责病人的急症“抢救”,也得负责病人的日常“体检”,还有一样不得不面对的危险——高压电流。让我们从2016年超强台风“莫兰蒂”扫过鹭岛之后的那个清晨开始说起……

  【紧急抢救】

  一点一点取下高压线上50公斤异物 

  2016年9月15日凌晨3时5分,“莫兰蒂”正面登陆厦门。

  台风猛烈地敲打窗户,也肆虐在高压电线的四周——异物缠绕电线,铁塔摇摇晃晃。台风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上路了。当天早上,户外依然有风,在百米高压铁塔上,风力之强劲更使人心惊胆战。“头顶上云在飘,我好像也跟它一起飘,整个高压铁塔都像会动了一样。”陈国信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时首要的任务就是清除异物、排查线路问题。为了尽快供电,他和同事一直上上下下,登高爬低,反反复复,忙到晚上。但是东坪山附近的高压铁塔实在太多了,一想到这些铁塔还没排查完毕,有些人家里还供不上电,来不及吃晚饭的他就又摸黑上山……

  清除异物的过程,并不是那么轻巧的。湖滨西路一处高压电线被异物缠绕,造成部分线路短路,到现场后一看,这个“异物”竟是一块50多公斤的广告布。陈国信爬上湿滑的高压铁塔,在没有其他器械辅助的情况下,他只能用绝缘工具一点一点取下那块缠绕在电线上的广告布,这无疑需要充沛的体力和高超的技巧,更是对勇气和责任心的考验。

  抢救电线带来的身体疲累只是其一,作为当时物资采购的负责人,他还需要在排查完毕后,为每座高压铁塔“开药方”。

  “喂,好的,立马处理!”“我们的地址在……”“这部分材料还缺……”隔天凌晨2点,忙了一天的陈国信打算在办公室稍作休息,还没躺好,3部手机就陆续响起,忙完,天又亮了。

  “最忙的时候,一个小时有50多个电话打进来。”陈国信说,物资的供应关系到后续的抢修,早一点到位,市民就能早一些用上电。即使是在最忙最累的凌晨,他也几乎都在手机震动的第一秒就接起电话。“其实,心里搁着一件事,也睡不着,就想着快点把它做完。”他说。

  而这样一忙就是6个昼夜,144个小时连续奋战。“回家后,我太太还笑我6天没洗澡,衣服都馊了,真的是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他说。

  【日常体检】

  爬山又爬塔 面对高空和高压 

  背负30公斤的器具,徒手爬上近30层楼高的高压铁塔;脚踩细钢架,头顶几十万伏的高压电流,在这样的高度上待上一天,稍不留神,要么跌下高空,要么被高压电流击穿。这走钢丝般的惊险画面不是杂技表演,而是陈国信每天的工作。

  高压铁塔通常设立在山中,大多没有路。“都是只有我们自己记得的路。”陈国信说。记者与陈国信一起向前走,眼前是连绵不绝的400米高山,借助盘山公路,从山脚下开到山顶就已经需要30分钟,他们需要在山中前行,抵达高压电塔后,还得再攀爬。“检修40多座高压铁塔,就要来回攀爬40次。”高空中也都是带电作业,“我们必须很小心,不能有万一,真的发生什么,就没有下一次了。”

  他还要面对蛇虫鼠蚁的不时来袭。曾经,一条长约四米、跟手臂一样粗的蟒蛇就横在检修的必经之路。陈国信说,他后退了几步躲到稍远的树丛,拿起石头朝蟒蛇砸去,一块接着一块,十几分钟后,蟒蛇才离开。惊魂未定的陈国信呆滞了一分钟,背起背包又继续上路。他说,怎么可能不害怕,可是电塔在前面,他还得继续往前走。除了蟒蛇,他们还得躲开狼狗、马蜂的袭击。

  在海沧变电站的其中一座高压铁塔上记录着每次的检修日期。从数字的密集程度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最炎热的八月份,这样的巡查也几乎是天天进行。陈国信说, 这样的巡查每年大概有200多次,遇到恶劣天气,频率还会再加大。

  如履薄冰,热汗淋漓,这是属于他的冰与火之歌。

  【人物名片】

  陈国信 国家电网厦门电业局输电运检室不停电作业技术高级师兼带电班副班长。

  1992年,陈国信进入国网厦门供电公司,他从学徒工做起,25年来凭借扎实的专业理论功底和高超技能多次解决带电作业技术难题,获得10项省部级科技成果奖,取得50项国家专利,为国家创造近1个亿的经济效益,多项发明填补国内空白。(厦门日报)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