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道德模范

中山医院妇产科上演“生死时速” 最美女医生跪着救病人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18-01-23 07:25

  

妇产科陈珣副主任医师(跪床上者)、主治医师李婷(单腿撑地者)和同伴们争分夺秒抢救。周婉霞 摄

  

陈珣

妇产科副主任医师

  

李婷

主治医师

(图片由院方提供)

  凌晨时分,一名产妇腹中的胎儿把脚伸出了子宫,脐带脱垂。这种情况如果拖上几分钟,孩子将会窒息死亡。情况危急,但是妇产科其他医护人员正在进行一台剖宫产手术。紧急时刻,值班医生爬上病床,跪在产妇脚边,一只手伸进去托住脱垂的脐带和孩子的双脚。

  “打电话!”“通知手术室!”“推车!”一连串指令吼出来,病床被直接推进手术室……当孩子响亮的啼哭在手术室响起时,保持一个姿势跪了近半小时的值班医生,已浑身湿透直不起身了。

  21日凌晨的这场“生命时速”,发生在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产科。22日上午,记者想再次联系这些医护人员时,他们已经又一次上了手术台。

  【现场】

  十万火急 

  胎儿的小脚丫已伸出子宫,副主任医师跪床上施救 

  21日凌晨4点25分,正在值班的妇产科陈珣副主任医师接到病房的电话,一名产妇出现紧急情况。

  陈珣立刻跑到产科一区病房,仪器显示胎心变慢,怀疑是脐带脱垂。她立刻将手伸进产妇阴道探查,手刚伸进去就摸到了子宫外胎儿的小脚丫和脱垂的脐带。脐带脱垂,胎儿会失去供给来源,如不及时抢救很可能几分钟就窒息死亡。

  情况十分危急!

  这时候,妇产科的部分医护人员正在进行一台剖宫产手术,夜间值班的除了陈珣,只有一名规培医生(规范化培训期的医学院毕业 生),人手严重不足,怎么办?

  “快,把李婷喊上来!”陈珣当机立断,将急诊值班的主治医师李婷叫来帮忙。正在休息的大手术室麻醉科副主任医师王永洪,得知消息后也第一时间奔向产科手术室。

  在等待“后援”的同时,陈珣已对产妇采取了紧急措施:她爬上病床,跪在床尾,把手伸进产妇的阴道,用手指回纳孩子的双脚和脐带。

  这样的姿势使陈珣像钉子一样钉在产妇身边不能离开,而她的职责又要求她必须安排好手术事宜——“快,打电话!快,通知手术室!快,推车!”跪在病床上的陈珣一路吼着,指挥身边的医护人员。

  生死时速 

  已下班的护士长跟着跑,主治医师单腿撑地操刀 

  4点32分6秒,产妇躺在病床上被推出病房,朝楼上的手术室飞奔而去。陈珣仍然跪在病床上,一只手伸进去托住脱垂的脐带和孩子的双脚,一边发出指令,一边还安慰产妇:“别害怕,有我们呢!”

  4点33分33秒,产妇被推到手术室,麻醉科医生、儿科医生已做好准备,严阵以待。看到医护人员推着病床一路飞奔,已经下班准备回家的妇产科护士长周婉霞转身就跟着跑,也冲进了手术室。

  时间就是生命!来不及把产妇转移到手术台,医生给产妇的子宫和肚子进行了局部麻醉,穿上手术服的李婷顾不上系衣带,一只脚撑着地,另一条腿屈起跪在病床上就进行了剖宫产手术。

  4点52分,一声响亮的啼哭在手术室响起。“6斤6两,是个健康宝宝!”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最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直到此时,仍然跪在产妇脚边的陈珣才敢松开双手。由于双腿跪着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她的身体都僵硬了,浑身湿透,瘫坐在床上直不起身。

  【医生说】

  险 

  “如果脐带血循环阻断 

  超7分钟会胎死腹中”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产科主任黄秀敏教授说:“脐带脱垂是胎膜破裂脐带脱出宫颈口外,降至阴道甚至露于外阴部,是产科严重的急症,常见于胎位异常,如臀位、横位以及胎头未入盆等,对胎儿危害极大,犹如胎儿被缠住了脖子,会引起缺氧。如果脐带血循环被阻断超过7分钟,便会胎死腹中。”

  一旦发生脐带脱垂,临床医生如何急救是确保产妇和胎儿生命安危的关键,考验着团队的快速反应和急救能力。要使产妇与胎儿得到有效救治,除了手术医生必须有娴熟的技术,同时麻醉医生、儿科医生、护士等都必须高度配合。

  【家属说】

  福 

  “遇到这些医护人员 

  是我们一家的福分” 

  “太紧张了,幸好我出门前吃了降压药,不然看到那样的情况我的血压会冲上去,说不定就倒下了。”昨天下午,产妇绚丽(化名)的妈妈跟记者说起凌晨突发的情况时,仍心有余悸。

  绚丽的丈夫说,虽然不太懂医生说的“臀位”“胎膜早破”“脐带脱垂”“胎儿窘迫”这些专业术语是什么意思,但看到医护人员的应急处理和现场气氛,就能感觉到妻子和孩子正面临着多大的危险。“我在签署手术麻醉须知的文件时,脑袋一片空白,心一直悬在半空。”

  绚丽妈妈说,看到陈医生跪在床上,医护人员推着病床向手术室狂奔,看到陈医生几乎吼着吩咐准备手术的事项,真的好紧张。“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希望能通过你们向这些医生和护士表达我们的谢意。”绚丽的丈夫说,刚出生的儿子是二胎,“遇到中山医院的这些医护人员,是我们一家的福分。”(厦门晚报

记者 匡惟 何崇梅 通讯员 张舒姗)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