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道德模范

[感动厦门十大人物评选] 生黄希呆:守护村民健康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19-12-18 07:27

  【名片】

  黄希呆,71岁,现任翔安区新圩镇后埔村老人协会副会长、康乐家园常务组长、关工委主任、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曾任翔安区新圩镇后埔村卫生所组长。

  从20岁到71岁,黄希呆做了51年的乡医。今年,他刚刚从卫生所退休,但只要没事,他每天都会来这里坐一坐,帮忙看诊。

  “每月,卫生所就诊人数能达到300人。村里高血压人群不少,糖尿病患者也有好几个……”哪些村民有高血压、糖尿病,病情如何,用什么药,黄希呆都能一一道出。

  “他的好,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日常身体有些不适,都找他。”如今,提起黄希呆这个名字,后埔村及周边村民都是赞不绝口。

  退休后的黄希呆依然闲不下来,在村里身兼多职。有人叫他“黄会长”,有人叫他“黄所长”,“但我还是最习惯别人叫我‘大呆’或者‘大呆医生’。”黄希呆说。

  【风雨无阻】

  背8斤重药箱 光脚跋涉泥泞山路 连续5天穿湿衣服给老人看病 

  “我20岁时,就当医疗组长了。但说是组长,也不过是个‘光杆司令’。”黄希呆笑着说,1968年从同安卫生学校毕业后,他回到新圩镇后埔村任医疗组长,成了这个村里最早的正规乡医。不久后,又成了卫生所组长。

  上世纪70年代,卫生所周边几个村子加起来近3000人,村民头痛发烧、腹痛腹泻等农村常见病,都是黄希呆一人负责。“最忙碌的一天,要给百来人看诊!”他说,有时凌晨一两点才能休息,睡梦中被前来问诊的患者家属叫醒,更是家常便饭。直到1976年,卫生所来了第二个医生,压力才被分担了一些。如今,卫生所也要负责约2000人的日常健康。

  当时,村民居住得很分散,最远的村子距卫生所有两公里。黄希呆记得,1978年的5月一直下着连绵大雨。距离卫生所最远的后亭村,有一位老人家高烧不退。得到消息后,黄希呆即刻出诊。山路泥泞,他背着约8斤重的药箱,光着脚,深一脚浅一脚在泥里跋涉。风刮得很凶,虽然穿着塑料雨衣,但依然挡不住雨,他只能蜷起身子,拉紧雨衣,尽力挡住药箱。“我被淋湿没关系,药箱进水就不好了!”他回忆说。

  “总共就3套衣服,冒雨过去淋得湿透,回家以后洗了也晒干不了,几天下来,穿的都是湿衣服,好在没生病!”黄希呆说,连续5天,每天上午与下午都要如此来回一次,直到病人痊愈。

  为了能让患者得到及时医治,黄希呆总是不分昼夜,主动上门服务。他还记得,上世纪50年代开始,全省开展丝虫与血吸虫防治,他就任乡医后,为了筛查丝虫病,“曾寒冬腊月、凌晨一两点,挨家挨户敲门采血样本,连着3个月才能采完。”钉螺是血吸虫重要的中间宿主,为了防治血吸虫病,他曾顶着炎炎烈日,带队找钉螺、灭钉螺……

  这样连轴转,黄希呆也有感到身心俱疲的时候,但他咬咬牙挺过去,“都是乡里乡亲,再苦再累,也要给大家把病看好。”

  【耐心细心】

  用闽南话编健康顺口溜 教老人预防辨识慢性病 

  “我们家祖孙三代,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找他看病,很放心。”后埔村村民黄海堤说,谨慎负责是黄希呆行医最大的特点,“例如发烧了,他不会一下子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开猛药,而是先物理降温,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有什么其他症状:会不会咳嗽?喉咙痛不痛?有没有痰?然后才对症下药。”遇到自己没法治疗的病症,黄希呆也绝不托大,会及时劝病人去上级医院就诊。

  温和耐心是黄希呆的另一个特点。“我从1983年进卫生所以来,真没见他发过脾气,不愧是我们的‘老首长’!”卫生所的医生黄水柏一番回忆后,不由惊叹。黄希呆笑着回应,“遇到性子急的病人或病人家属,我也会生气的。但吵架也解决不了问题,我只会把气闷在心里,好好解释。”

  “其实,有好多疾病都是因为平时卫生习惯太差导致的,”在乡村行医多年,黄希呆深知预防的重要性,“我们要防患于未然,能不看病,就不看病。”他说,行医过程中,他会同时告诫村民要遵循正确的生活卫生习惯。

  2000年后,黄希呆开始用闽南话编制通俗易懂的健康顺口溜,教老人预防和辨识慢性病——“合理膳食要牢记,一二三四五六七,一袋牛奶二两米,三份蛋白四言句,五百克菜六克盐,七杯开水喝到底”“若要身体安,三分饥和寒”……一开始是根据平时行医的经验编制,后来也查找资料改编,这些朗朗上口的顺口溜让村民们一听就懂。

  村民们生了病,都来找黄希呆,但如果他自己生病了,该怎么办呢?“问题不大的话,我就自己给自己抓药看病。”黄希呆笑着说,“我告诉自己,尽快好起来,别耽误,还要给乡亲们看病呢。”

  【侧记】

  他还当起村里“调解员” 

  “忙,太忙了!”说起从卫生所退休后的生活,黄希呆最大的感叹,就是日子越过越忙碌了。本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身兼数职,还十分矫健地奔走在后埔村的各个角落。

  仅以担任老人协会副会长一职为例,他的工作量就不小。面对村里繁多复杂的琐事纠纷和婆媳矛盾,黄希呆要细心调解,做公正的“调解员”。此外,他时常走访贫困群众家庭,还用自己的收入给生活贫困的老人送去慰问金。

  “我的孩子都劝我别这么忙,但我发现,真让我闲下来,我会不习惯。”黄希呆说,他从小就立志要报效社会,“我7岁时,不幸成了孤儿,全靠党和政府以及邻里乡亲的抚养长大成人,心中充满感激。即使退休了,我也想发挥余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厦门日报文/记者 黄琬钧 图/记者 张江毅)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