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道德模范

纪惠娇夫妇:这对半路夫妻 孝行感天动地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20-08-13 07:28

前儿媳的贴心照顾让老人很感动。

  8月11日是台风天,在杏林一所中学做完保洁,43岁的纪惠娇骑上摩托车就往医院赶。她“婆婆”最近身体不好,经常住院,她天天前往照顾。同病房的病人家属夸赞:“这样的儿媳妇真的太孝顺了!”

  其实,纪惠娇口中的婆婆是前婆婆,她的前任丈夫2009年因车祸不幸去世,再婚的纪惠娇一如既往地照顾老人。她说:“前夫生前我们关系很好,没吵过架,无论是赡养他爷爷还是他妈妈,我都是想替他尽一份孝心。”

  更为难得的是,纪惠娇的做法得到了现任丈夫的支持,并且和她一起照顾老人,相互分担。

  【病友夸赞】

  老人的手势她能心领神会 换作别人可能早就不管了 

婆婆下床,纪惠娇一手搀扶着婆婆,一手举着点滴瓶。

  在医院里,很多事情是纪惠娇每天必做的。婆婆患有糖尿病,并发症导致眼睛几近失明,走路需要搀扶,上厕所也很艰难。

  婆婆想下床,纪惠娇就一手扶着,一手举着点滴瓶。她每天都要给婆婆洗脸、洗头、洗澡,考虑到她行动不便,就把洗脸水端到病床前,给婆婆擦脸和身子。之后,再把婆婆换下来的衣服一件一件洗干净晾起来。

  婆婆是聋哑人,无法用语言沟通。但纪惠娇对她的每一个手势都心领神会。婆婆抬起手,纪惠娇就起身送水给她喝。由于腹腔有积液不能喝太多,纪惠娇就少给一些,婆婆开始嚷了还用手比划,嫌水太少了,纪惠娇只好也用手比划着告诉她,过一会再喝。

  婆婆这次住院前,脚受伤了,伤口一直溃烂。为了能让她住上院,纪惠娇前后跑了五个科室。“她的脚在溃烂,无论在家还是在医院,给她洗澡时,我都先把她的脚用塑料袋包起来,怕沾着水。”纪惠娇说,“医生叮嘱,她不能多喝水,但她管不住嘴巴,经常偷偷喝。”纪惠娇说,为了这事,婆婆发了好几次火,有时大喊大叫,甚至动手抓挠。

  同病房的病友家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纪惠娇的孝行赞不绝口。“她每天都守在老人身边。为老人家洗头、洗澡、清理大小便,你来之前,她刚把老人家吐在地上的污物清理干净。”病友家属徐女士告诉记者。

  “她婆婆有时还发火,有时躺在地上不起来,她一直都心平气和地服侍着。这样的好儿媳很难找,换做别人可能早就不管了。”同病房病友陈女士说,她住到这间病房以来,发现纪惠娇一直都是这样细心地照顾老人,医生护士也都夸她。

  【坎坷人生】

  日子刚有起色丈夫去世 为了撑起这个家再组家庭 

  1999年,纪惠娇嫁给后溪镇前进村苏营社的周铅来。当时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房子刚建好不久,因为缺钱,房子没有全部装修完。“但我们俩的感情很好,从来没吵过架,虽然家中不富裕,但他勤快能干。”纪惠娇说。

  婚后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给这个家带来了不少欢声笑语,日子也在两人的打拼下一点点好起来。意外发生在2009年2月的一天,周铅来遭遇车祸不幸去世。

  当时的纪惠娇处境很艰难,上有老下有小,除了婆婆要照顾(公公去世得早),还有爷爷(即周铅来的爷爷)要赡养。为了将这个家撑下去,她于2010年5月与来自江西的吴绍剑再次组成家庭。

  为方便照顾孩子和老人,吴绍剑搬来一起住,他做事勤勤恳恳,与纪惠娇一起赡养老人,分担生活的压力。

  吴绍剑说,他自己的父母在江西老家,有兄弟姐妹照顾。妻子娘家的情况和他一样,也有兄弟姐妹,两边的老人不用他们太操心。

  【亲属评价】

  他们跟老人没有血缘关系 能做到这些非常了不起 

  周铅来的叔叔周宜兴说:“他们俩做人都很好。吴绍剑对老人也非常好,前两年爷爷生病,他虽然跟老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很孝敬老人,甚至比我们做儿子的都孝顺。他工资不高,为了赡养老人省吃俭用,十年来都是如此,这份孝心大家都看在眼里。”

  “老人生病住院时,他和亲属们轮流到医院照顾。他对老人很有孝心,下班回到家,见老人的房间没有亮灯,就走过去点上蜡烛,嘘寒问暖。”周铅来的伯父周宜全说,“老人大小便无法自理时,他都是主动清理,让我们所有的亲属都很感动。2018年老人去世,享年98岁,生前一直夸他做得好。”

  “对纪惠娇的前婆婆,他也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为老人洗衣服、剪头发,老人有时将大便拉在地板上,他马上去清理干净。”邻居陈石羡会说,“他能做到这些,非常了不起。”

  邻里都知道这对夫妻,为他们的孝行竖起大拇指。“婆婆的生活都是她在照顾,她平时的口碑很不错,村民们都夸她。”前进村宣传委员郭春民说,“她丈夫去世后,她一直不放心,还守在这个家里照顾。不仅对婆婆好,对爷爷也好,对两代老人都很好,这些村民们都知道。”

  【夫妻心声】

  一代养一代天经地义 想给孩子做一个榜样 

  纪惠娇目前在杏林一所中学做保洁工作,今年46岁的吴绍剑在学校做保安。

  夫妻俩省吃俭用,但对老人很大方。听说有一种药对婆婆的病情有疗效,但一支需要200多元。纪惠娇和丈夫商量,吴绍剑立刻转给她两千元。吴绍剑说:“我们的感情很好,她的决定我都支持。”

  “一代养一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我们想给孩子做一个榜样。而且我来自农村,也是父母生的,做晚辈应该孝敬老人。”吴绍剑说,“现在我母亲(指纪惠娇前婆婆)病了,她是女的,所以我老婆去照顾她,这样比较方便。”

  吴绍剑一直称老人为母亲。他说,母亲一生非常坎坷,年纪轻轻丈夫就去世了,到中年时儿子又遭遇不幸,“虽然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赡养老人是应该的”。

  两人再组家庭后,一直没有要孩子。“他一直把我儿子当做亲生的,父子俩关系非常融洽,儿子对他比对我这个当妈的还亲。”纪惠娇说,“我告诉儿子以后要孝敬他,儿子说让我放心。”

  “我们现在做的这些,孩子都看在眼里,我们做得好,也是对他的一种教育。”纪惠娇说,“虽然我们的做法也会让有些人不理解,但我们认为很值得,就应该这样做。”(厦门晚报文/图 记者 陈满意 通讯员 林志杰 王明瀚)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