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新闻

厦门蓝天救援队10年历程 托起生命的“蓝天”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18-06-12 09:16

2016年,台风“莫兰蒂”肆虐厦门,蓝天救援队全员出动,参与救灾重建工作。(资料图片)

救援队远赴斯里兰卡救灾,与当地居民结为好友。(蓝天救援队供图)

    立夏刚过,厦门蓝天救援队队员们的神经条件反射地紧绷起来。队员陈浩说,这时候海边最容易出现溺水事件,必须每日2次巡逻“打卡”。

    进入第十个年头的蓝天救援队,已数不清救起了多少条生命,穿着蓝色队服的他们,在人们眼中,已成为“希望”的代名词——

    2008年汶川抗震救援,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发动机场散客,转运价值十几万元的救灾药品到灾区。

    2010年4月,青海玉树地震,蓝天救援队第一时间进入灾区,在一所中专学校的废墟底下,与武警官兵成功救出12人。

    2015年8月8日,宁德多个县市及乡镇低洼地带被洪水淹没,蓝天救援队迅速召集队员赶往灾区展开救援……

    出入深山、潜入大海,出征在地震或风暴肆虐的第一现场,十年来,这支民间公益队伍始终坚持救人的坚毅信念和对生命的高度敬畏。

    救人事业在汶川起步 

    4月18日,是“蓝天”的生日,这一天,蓝天救援队在全国各省、市的支队相约团聚,但厦门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却做了“逃兵”。

    “不知道,可能我是个胆小鬼,十年来汶川地震灾难现场从没有在我脑海里‘褪色’。”水草闭上眼睛。

    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8.0级地震,在电视机前看到断井颓垣的现场的水草泪水簌簌落下,她再也坐不住了,那些血肉淋漓的伤者就像把她的心撕成碎片,她收拾好行囊马上赶赴汶川灾区,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一起参与救灾。湍急的河流,随时从头顶滚过的大石头,泥泞的土地,都没有阻挡水草“誓要救人到底”的决心。

    随着救援的进行,药品也一件件告急了。没有片刻犹豫,水草决定回厦门筹集药品。她掏出20多万元买下各种灾区用药,然而,就在水草即将返程时,却因药品捐献渠道的问题,被阻拦了下来。

    时间就是生命,无助的水草欲哭无泪。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她冲上前拦下十几名飞往四川成都的旅客,向他们说明这批药品的重要性。不等水草说完,旅客们纷纷开箱装药,他们说:“同胞有难,我们伸出援手义不容辞!”

    与此同时,水草与汶川志愿者取得联系,待这十几名旅客一下飞机,志愿者们第一时间就与他们对接,把药品送到灾区。

    这场灾难改变了水草,这个柔弱的女子开始迸发巨大的能量。回到厦门之后,水草马上与蓝天救援队总部取得联系,着手成立厦门蓝天救援队。2009年4月18日,厦门蓝天救援队成立了,水草成为全国蓝天救援队中唯一的女性队长。

    对生命作出承诺 

    水草说,正因为她有过苦难的感受,对有灾难的人就更不可能视而不见。可这份伟大的事业背后总有不为人知的心酸。

    蓝天救援队成立之初,许多人对这个公益组织持怀疑态度。“一是怀疑组织性质,二是怀疑救援能力。”水草说,“不仅是这样,队员们也受到很多身边的压力,但我们仍然坚持。救人,我们是认真专业的。”

    从2009年开始,每年夏季海水涨潮、退潮时,水草都和四五名队员一起在椰风寨一带巡逻,“这段漩涡多,暗礁多,容易出事”。

    2009年7月31日晚上9点,巡逻队员们准备收工,水草照例拿起望远镜扫视一遍海面,突然,一双手在空中胡乱挥动。“有人溺水了!”水草大叫,确认大致方位后,4名队员猛地一头扎进海里游向溺水者并将其拉到岸上。

    这是一名年仅17岁的孩子,被连续3个大浪打翻,套着的救生圈脱落,上岸时已经没有呼吸,水草立即把孩子放平,按压其胸部,做心肺复苏,一旁的队员也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一下、两下、三下……孩子没有反应,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水草有些慌乱,这时,群众呼喊起来:“加油!蓝天!蓝天加油!”温暖战胜了恐惧,团结跑赢了死神,过了几分钟,孩子突然涌出一口海水,活了!

    “这是蓝天第一次救到人,内心的满足感是前所未有的。”水草回忆道。此后,蓝天救援队还向政府提出在椰风寨修建灯塔的提议,得到了支持,防止了更多意外发生。

    从这时候起,青海玉树地震救援、南平光泽失踪人员搜救、江西抚州水灾救援、云南盈江地震救援、云南雅安地震救援、广东汕头水灾救援、厦门同安山区驴友被困等各类救援……大大小小上百起,都留下了蓝天救援队的身影。队员们说:“生命救援之路是危险艰巨的,但我们加入蓝天就对生命作出了承诺,要做生命的守护者。”

    “走,我带你回家” 

    29岁的小伙陈浩,外表看起来活力又阳光,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天生一副热心肠的他,在2015年加入了蓝天救援队。似乎是命运的考验,他加入不久就遇到了宁德特大水灾,当时,还是“新手”的陈浩作为救援第一梯队的一员与队友们一起出发了。

    那一年,第13号台风“苏迪罗”异常凶猛,宁德多个县市及乡镇低洼地带被洪水淹没,一片汪洋成泽国,当陈浩他们晚上10点到达周宁县某地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这里没有房子,周边四个村庄的房屋全部倒塌,道路泥泞,洪水奔流……

    陈浩来不及慢慢适应,马上跟随队长水草在风雨呼号中,腰绑绳索,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入没膝的急流,仔细排查遗留在屋子里的村民;疏散完毕,他们顾不上清洗休整,连夜部署接下来的救援方案。

    “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蓝天’的含义,这不是普通的做志愿,而是需要高度的责任感和过硬的救援本领,才能挽救生命于危急时刻。”陈浩说。

    加入蓝天救援,谁都要经历面对尸体的第一次。

    一个热辣的正午,陈浩与队友们乘坐冲锋舟,在金沙湾附近打捞尸体,冲锋舟很小,冰冷的海水不时打起几朵浪花,洒落到队员们身上。“那是我第一次打捞,手跟海水一样凉,有点瘆得慌。但怕也得干,家属在外边等着。” 陈浩说。

    突然,三角钩下沉了一下,不再轻飘飘的,陈浩心里明白,“可能勾到尸体了”。他咽了咽口水,也学前辈那样祷告:“兄弟别吓我,我带你出去。”那天一直干到下午2点半才把人给拖上来。

    “一旦过了这关就好了。”现在陈浩已成为救援能手,一有情况,他马上就能列出救援物资清单,帮赶来的队友准备好队服,最大限度节省救人的时间。

    像家人一样生死相依 

    用“生死相依”形容队员之间的关系并不为过。救援队队员们365天随时待命,有时跟队友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家人还久。在救援中,他们连命都要交给对方。

    54岁的老郑是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在他心里,救援队的队员们就像他的家人。

    2012年8月5日早上,在海边游玩的老郑遇到涨潮,在他被海水淹没后,7名蓝天救援队队员一路飞奔,救回了他。后来一出院,他便加入蓝天救援队,成为志愿者。

    “是蓝天救援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将用余生跟随蓝天救援队,去服务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老郑说。

    现在,老郑得空就去蓝天救援队队部,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老郑说:“我的强项是开车和做饭,主要做些后勤保障的工作。”队员打趣道:“老郑煮的红烧猪脚很好吃。”

    2013年3月15日,厦门蓝天救援队经厦门民政局审批,正式合法成为公益社团组织。如今,队伍已从最初的20多人发展到2000多人,他们中有公务员、学生、务工者、私企老板,其中不乏游泳健将、心理医生、登山高手。

    水草说:“向善的力量是可以传播和扩散的,这些年来蓝天的坚守就证明了这一点。”十年来,蓝天救援队获得过各种表彰,但是问起干这行的初衷,他们的回答再朴实不过:“既然从事这份事业,就得尽心尽责。”

    虽然成绩亮眼,但蓝天的坚持并不轻松。队员的工资常常发不出来,他们有时还自掏腰包购买救援设备,在外救援吃住都自己解决。

    “求救电话一来,我们不可能视而不见,救人是我们的初心,即便再困难,我们也要坚持下去。况且,物质虽空,但内心却因为生命很满。”水草笑着说。(福建日报 记者 邓婕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