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成年人教育

福建中小学生戏剧展演 厦门“小戏骨”同台飙戏

来源:厦门文明网 发布于:2018-11-06 07:39

  第二届福建省中小学生(少儿)戏剧展演日前在厦门举行,来自八闽大地的戏剧新芽同台飙戏。本次参评的节目戏剧门类众多,包含歌仔戏、莆仙戏、京剧、提线木偶、课本剧、情景剧等。全省有60个节目入围展演终评,其中厦门有15个。不少人看到演出都惊叹:“我们的孩子居然这么会演戏!”

  近年来,厦门部分中小学陆续以社团、课程等形式让戏剧进入校园,并相继“开花结果”。不过,在业内看来,若想让戏剧教育在中小学校园里“遍地开花”,还得扫除观念、师资、经费等几大障碍。

  北师大厦门海沧附校   戏曲校本课“开花结果” 8个参演作品都获奖 

  此次展演,北师大厦门海沧附校蓝海豚戏曲社的8个作品全部获奖,其中小学甲组全省一等奖作品有8个,该校就捧走了5个。大赛设立10个“水仙花表演奖”,该校有3部作品获此殊荣。学校戏曲老师、戏曲社团负责人陈伟顺说,这说明学校开设戏曲校本课两年后,开始“开花结果”了。

  两年前,北师大厦门海沧附校开始面向二年级学生开设戏曲校本课,每周一节,人人都要学。经过一年学习后,学生还可以通过考试加入学校戏曲社团。目前,社团有98个孩子。

  陈伟顺出身于泉州南安梨园世家。“我教孩子们戏剧的初衷,是希望保护、传承地方戏曲,让越来越多的孩子感受到传统文化的魅力。”陈伟顺说,戏剧教育集美育、体育、德育为一身,能增强学生的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培养艺术品鉴力。此外,戏曲表演融合了武术、杂技、舞蹈元素,还能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

  火炬学校   开设戏剧表演课 探索与语文学科融合 

  在这次展演中,火炬学校的戏剧《你就是我》获得了中学甲组一等奖第一名。该校小学部开设了戏剧表演课,戏剧老师钱红霞说,戏剧需要融合人的思想、情感、身体、意志,可以培养孩子不同方面的能力。最近,学校的老师们也在探索戏剧与语文学科的融合,比如用戏剧来学古诗词。

  钱红霞指出,目前一些家长对戏剧的理解有偏差。有些家长非常重视,但他们比较集中在表演训练本身,期待孩子可以快速上台;而有些家长则认为戏剧不重要,以后又不做演员,用不着学戏剧。钱红霞认为,其实这都是对戏剧教育不太了解造成的。

  “戏剧教育更多在于理解和体会,会演只是戏剧舞台呈现的一种,关键还在于诉说生活里的事和人情味。”火炬学校艺术团团长王长乐说,接下来学校的戏剧教育课程将从社团化向校本化转变,让戏剧教育不再只是会表演的孩子的“专利”。

  厦门实验中学   京剧班每年捧回大奖 希望能拥有自己的师资 

  最近几年,厦门实验中学的学生每年都捧回一个大奖——“国戏杯”学生戏曲大赛一等奖。

  2015年,厦门实验中学把京剧引入校园,开设京剧班。京剧班学生每周约上三节到五节专业京剧课,非京剧班学生也可以选修戏曲文化课。实验中学和中国戏曲学院签订了办学合作协议,中国戏曲学院的专职教师、教授长期驻扎学校。

  “我们也在思考,孩子学了京剧后,出路该怎么走,我们得畅通发展渠道。”该校党委副书记李丽芬说,有的学生学了几年后,表示想往专业方向发展。“从这里,可能走出唱京剧的下一代人。另外,这也可能是名校的一块‘敲门砖’,学生有了这个特长,也是为自己‘加分’。”

  京剧特色在学校里开了花,不过李丽芬说,她希望学校能拥有自己的师资,“我们已经派老师跟岗学习了”。

  厦门五中   开设戏剧社团排演舞台剧 每年举办舞台表演艺术节 

  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厦门五中的三场公演在我市教育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51名小学二年级到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共同参演了16幕舞台剧《了不起的毛哥力》。据悉,这是厦门中小学校园里,第一出由中小学生“玩”出的大型舞台剧。

  五年前,厦门五中小学部开设戏剧社团,初一学生也每周要上一节戏剧表演课。五年来,学校每年举办“舞台表演艺术节”。

  “很多孩子刚开始读台词像朗诵,模仿动物也不形象。经过学习锻炼,这些学生在语言理解能力、合作能力、沟通能力上有了很大的提升。”厦门五中音乐老师严峥说。

  不过,排演一出舞台剧需要场地、灯光、服装等,花费可不小。“一次就得超过10万元。”厦门五中一名相关负责人说,如今经费问题可能是前进中比较大的阻力。

  观 点 

  戏剧进校不能“蜻蜓点水” 

  没有经费很难“遍地开花” 

  北师大厦门海沧附校戏曲社团负责人陈伟顺表示,戏剧教育没有在中小学校园里遍地开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经费。

  “在学校开展戏剧教育,起步真的很难。”陈伟顺说,从一开始,他就打定主意要做精品社团,这意味着很“烧钱”。他举例,市场上一套成人戏服要1000元左右,孩子的戏服因为需要定制,价格更高,大概要3000元。请人来给孩子化妆,化一张脸50元,梳一个头50元,一个孩子化妆就得花100元。最初社团有20名孩子,光是戏服、化妆就要好几万元。一个学期下来,他发现这样下去支撑不了。于是,又自费两三万元到北京学化妆,考了国家一级化妆师证。现在,社团里孩子的化妆由他一人包揽。

  为了戏剧社团,他常常自掏腰包。他粗略算了一下,不包括学校的经费在内,这三年来,他个人就投入了五六十万元。

  在他看来,在中小学校园推广戏剧,不能只停留在“一年看几场戏”“几台剧目进校园”等蜻蜓点水式的戏剧进校园,更重要的是常态化的戏剧教育,有专业师资、有课程、有社团,让戏剧真正在校园里生根发芽。(厦门晚报 记者 郭文娟 李小庆 见习记者 陈琼)

责任编辑:苏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