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文明网联盟  2012-02-23 星期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包头:文明创建推进社区建设 社区更显活力

纺织社区社会治理改革前

保利社区心理治疗沙盘

北新社区居民议事

纺织社区社会治理改革后

社区信息化平台建设

  钢筋水泥撑起的高矮楼房,连成了我们生活的社区。社区如网,包罗万象。你我虽不再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但从未离开这张网。清晨的一声鸽哨,日间的人声鼎沸,傍晚的万家灯火,无不显示着社区的活力,真实而平常。

  2012年1月,青山区在全市率先开启街道社区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力主“政府该做的事不缺位,群众能管的事不包揽,社会可办的事不替代”。两年间,每一项改革措施的落地,都希望为社区之网注入新的张力,让社区更显生机、活力。

  今年初,青山区被国家民政部确认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

  居民自治——

  从“他管”变“我治”

  纺织小区的居民多是前棉纺厂的职工和家属,其中一些生活困难者在小区里的马路市场讨生活。由于小区大门不设防,周围的商贩也跟了进来,市场越来越大,人流越来越多,小区环境越来越差。居民们受不了,居委会管不了。城管执法人员来了,小贩们要么跑,要么硬碰硬。几个回合后,马路市场依然存在,许多人都头疼。

  迎宾二社区有个居民在院里私盖车库并占用通道,邻居们觉得他侵占公共用地,用以牟取私利,常私下发牢骚,有人还写信向自治区反映。但始终没有解决,居民们的怨气越来越大。

  北新小区的无业人口多、老年人多、流动人口多,3300多户居民中有210多户吃低保。审批低保指标时,常有人觉得政府部门在执行政策时不公平,加上互相怀疑和猜忌,弄得邻里关系也很紧张。

  上述几条,都曾是社区里的顽疾。类似情况,在青山区的47个社区还有很多。因为顽疾久治不愈,居民们埋怨以居委会主任为代表的政府“不为百姓着想,不干正事儿”;居委会主任抱怨连收卫生费都要看人脸色,社区工作干得寒心;政府部门投钱投精力,在社区里做了许多好事实事,但少有居民真心说好。

  转机出现在社区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后,青山区将“居民自治”当作这项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

  纺织小区居委会召开居民代表大会,就马路市场的去留问题广泛征求意见。多数居民认为,市场离家近,价格低,有存在的必要,但必须管好。随后,社区居委会牵头由商户推选领头人成立了市场管理组,实行自管,制定并通过了管理公约,两位常年摆摊的热心老居民被推荐为负责人,每天义务管住外来商贩随意进入小区。而剩下的商贩则挂牌经营,居委会成立监督小组,为他们建起围栏,提供便利,并督促他们规范经营。马路市场变得有秩序了。

  迎宾二社区居委会主动牵头组织居民建立自治小组成立业主委员会,和居委会共同监督违章建筑。迫于居民依法自治的压力,现建车库的居民已将占用通道的建筑转交社区,其它建筑正在协商中。同时,居委会和居民们又共同申请青山区政府出资,对小区道路进行了硬化。小区环境得到改善。

  北新小区居委会召集居民成立议事厅,议事厅下设公共事务组,成员代表参加每季度的低保审批专题议事会。会上,大家开诚布公,谁家有房有车,不该纳入低保;谁家确实困难,需要帮一把,都能比较客观地反映出来。群众事群众议,增加了低保审批工作的公开、公正、公平,维护了民心稳定,也强化了政府的威信。

  总结去除顽疾的心得,纺织小区居委会主任王淑丽说:“刚提自治时,有的居民认为就是自己管自己,不用再听政府的,其实并非如此。政府不再‘划桨’,但还得‘掌舵’。”迎宾二社区居委会主任杜子慧说:“关系居民利益的事,要真正让居民说话。”北新小区居委会主任说:“居委会工作不是大包大揽,要引导居民作主。”

  其实,“居委会组织居民自治”早已存在,但多年来,受居委会行政化倾向影响,组织居民自治的功能逐渐被弱化。据了解,以前青山区一个居委会对接的行政工作就有近百项,居委会主任还要兼任社区党委书记,“基本没时间和精力从事基层民主自治工作”是多数主任们的内心真实想法。另外,缺乏经费支持也是个问题。

  找准薄弱环节,青山区对症下药。社区缺工作人员,就把街道工作人员派下来,改革后,每个社区的工作人员平均增加至17人;缺钱,就把社区工作经费平均增加至50万元;缺办公活动场所,就投资1200万元新建改造社区“两室”用房,全区“两室”用房平均面积达到805平方米;居委会去行政化,就投资2600多万元,在47个社区建起“一站式”服务大厅,全面承接居委会的行政工作。同时,居委会主任不再担任社区党委一把手,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组织居民自治上。

  如何吸引广大居民参与到自治工作中?现实是,老旧小区基础设施差,缺物业管理,贫困人口集中,对政府和社区依赖度高;新型社区的多数居民只把社区当成“安家所”,参与社区建设的积极性不高。

  对此,老旧小区的代表——棉纺小区的做法是:发挥社区党委的号召力,组织几个楼栋成立党支部,让楼栋里的党员积极分子站出来,引领其他居民共同议事。新社区的代表——保利社区的做法是:在居民中组织文体团队,社区免费提供活动场所,在文体活动中增进居民们的沟通和交流,并通过挖掘各团队中的组织人才,逐渐培养其成为“社区领袖”,议事时让他们代表一方群众表态。

  社区服务——

  “国”退“民”进

  保利社区的居民活动室内有个心理治疗沙盘,近期的一组三个沙盘上记录着一个孩子的心理成长轨迹。在分析人员眼中,第一个沙盘代表孩子初来治疗时的心理状态,他的周围摆满了象征武力的军人,他自己也摩拳擦掌,同学们被他用一条鸿沟隔开;第二个沙盘试图分析孩子的心理成因,家中的柜门敞开,沙发倾倒,杯盘满地,爸爸伸手要打妈妈;第三个沙盘代表心理干预后孩子的想法,他身边围满了同学,父母牵手,绿树、凉亭掩映,很符合普通人的审美情趣。为孩子进行心理干预的小伙子叫高峰,是保利社区的一名专职社工,他最近接待了多位前来治疗和咨询的家庭,还为他们建了档案。

  “我的工作是用自己学到的专业知识,去帮助社区里需要帮助的人。”高峰说。

  高峰毕业于包头师范学院的社会工作专业,可以说是“帮助人”的科班出身。和他类似的专职社工,在青山区的每个社区里都有一个,老年人、青少年、外来务工人员、妇女等人群是他们的重点帮助对象,为他们提供困难救助、矛盾调处、权益维护、人文关怀、心理疏导、行为矫治等服务是社工们的职责所在。心理治疗沙盘就是他们针对青少年推出的一项专业服务。

  “社区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复杂,简单的送温暖、做好事已经不能满足居民们五花八门的诉求,政府部门对此有心无力,却为社工组织施展拳脚提供了机会。”高峰说。

  平常,社工们经常上门拜访服务对象,唠家常的同时,征求他们的服务需求,然后制定活动方案并实施。简单的心理疏导、政策咨询等个案,一个社工就能搞定;复杂一点儿的,社工会召集社区工作人员为成员的助工,以小组活动方式开展;群体性的诉求,社工、助工和社会志愿者组成的义工会齐上阵,还有来自包师院、科技大等社工专业的专职教师进行督导,以指导和评价每次活动的效果。

  现在,青山区在积极推进准备每个社区里都建起了一个社工部、一个个案工作室、一个小组活动室和一个社工培训室,并依托社工资源,孵化了一批专业社工机构,政府通过购买他们的服务,实现间接服务居民的目的。截至目前,青山区拥有国家级专业社工27人, 包头市级专业社工426人,助工1600人,他们中的佼佼者高峰、卢美凤获评“2013年度中国最美社工”荣誉称号。全区还登记成立了182支1万多人组成的志愿者队伍,成了社工开展活动的有力助手。此外,青山区还打造了15个社工实训基地,共接纳高校300多名社工专业学生进行实习,6000名非社工专业学生志愿者进行实训。

  “社工在包头还是个新鲜事物,我们每次上门拜访居民,都要反复向他们说明我们的身份,但我相信,今后这个职业会在社区里大有作为。”高峰自信地说。

  和高峰一样对扎根社区满怀信心的,还有包头市易帮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2013年5月份成立之初,月营业额只有万元左右,如今,公司客户不断翻番,已在全市各社区里开了6家门店,聘用员工300多人,单店月营业额达8万多元,连锁经营、不断做大之势已经显露。

  说到公司成功的原因,总经理张玉梅说:“入驻社区,就能离家庭更近一些。”

  繁荣社区为易帮家政免费提供2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公司一半以上的业务为针对社区居民的低偿和无偿服务,入户陪老和婴幼儿照料最受居民们欢迎。同时,社区做公益活动,比如认养孤寡老人、节日慰问等,公司会积极参与,以此在居民中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口口相传,以繁荣社区为半径,公司业务不断向周边社区辐射。

  最近,易帮家政发起成立便民服务联盟,集合10多家从事开锁、清洗、管道疏通等便民服务的个体户,统一服务、统一品牌、统一结算,以打造更广阔的社区服务平台。而更多的创新服务也在谋划中。

  从去年至今,市就业局仅在青山区就认定了35家正规的家政类服务企业,通过政府补贴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这些企业正不断丰富着社区服务内容。

  信息化——

  “网”聚50万居民

  在青山区的每个社区里都有一套网络设备,可直接登录该区的便民服务信息管理平台,俗称“一库三系统”。

  “一库”即社区人口信息数据库。系统将青山区的城区按地理位置划分为478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一名网格员,负责网格内的居民信息采集工作。网格员身兼社区工作人员,入户时遵循“3456”工作原则。实行“三入”,流动人口每周入户、重点人群每月入户、普通人群每半年入户一次;做到“四清”,家庭情况清、人员类别清、区域设施清、隐患矛盾清;配备“五本”,社情民意本、重点人口记录本、计划生育变更本、民情日记本、分类台账本。网格员随身携带手机终端,及时上传入户时了解到的动态信息,保证了人口信息数据库相关数据的准确和不断更新。

  如今,青山区50.42万名居民的个人信息已全部纳入人口信息数据库中,从这些大数据中预测社会需求,预判社会问题、社会安全,已成为可能。比如,针对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青山区民政局在今年推出了社区直领老年证的服务,对每个符合领取条件的老年人,网格员都会提前几天通知其准备相关证件,以便及时去社区服务站领取。这是政府部门服务前移的集中体现。

  青山区把涉及社区问题的 13个单位27项工作纳入便民服务信息系统,居民反映的私搭乱建、噪音扰民、暖气不热等问题,或咨询低保、计生等问题,可在社区工作人员辅导下,在电脑上填写社区受理事件详表,不同事件对应不同部门,而纪检部门负责监督办理时限,并列入单位年终效能考核。此举省去了居民自己跑“衙门口”的时间,也防止了部门间“踢皮球”事件的发生,更重要的是,社区“小”问题的超前研判,并得到及时掌控解决,带来了“大”社会的和谐。

  社区服务系统将41项行政服务事项纳入到社区办理,形成了社区管理服务站前台受理、部门后台办理、社区管理服务站前台回复的运行模式,扩大了社区的受理范围,缩短了事项的审批时间,大幅提升了工作效率。近期,青山区计划开通“指静脉认证”,与身份证认证相互配合,今后,居民无需携带任何资料,就可直接到社区服务站办理低保审批等事宜。

  本着建立信息化、数字化、智慧化社会治理模式的初衷,青山区在分批投入近500万元的基础上,仍在对便民服务信息管理平台不断完善,以使之真正成为社会建设方式方法创新的有效载体。(记者 郭健)

[责任编辑:苏文彬]

福建省厦门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