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文明网联盟  2012-02-23 星期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乡村医生杨全鸿:行医45年"挣"了欠条44万元

    12月11日一早,气温接近零度。在新乡县七里营镇杨屯村村口的卫生室,65岁的杨全鸿起床后,先到4个住在这里的病人病房内去看看情况。

  杨全鸿的心脏不好,稍微活动一会儿或是话说的多一些,就会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上半年去车站接一名外地病人的时候,出了场车祸,腰伤一直不见好,即使是带着厚厚的护腰,依然活动受限,一动,就会钻心的疼。

  从19岁从医,到现在的45年间,别人看病挣钱,杨全鸿却“挣”了44万元的欠条。12月9日晚,在河南电视台演播厅举行的大型公益活动“优德·寻找最美乡村医生”颁奖典礼上,杨全鸿和其他9名乡村医生一起,荣获了“最美乡村医生”的称号。

  颁奖典礼上,主持人问:“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撑过来的?”因为气喘,杨全鸿的声音不高,却字字铿锵,“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我无怨无悔,愿让病人欠我一辈子!”

  为报恩,他19岁立志从医

  18岁那年,杨全鸿不幸患上了脓毒败血症,在新乡县人民医院昏迷9天后才被抢救过来,但医疗费花去了6000多元。

  6000多元,在当时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杨全鸿一家难住了,他更是深切体会到了没钱看病的艰难和身为患者的无助。院方看他家实在困难,就给他免掉了3000多元的医疗费。

  “这等于是救了我一命,我打心眼儿里感谢医院。”从那时起,杨全鸿就立志当一名乡村医生,让乡亲们能看病、看好病、少花钱。1969年,杨全鸿取得了省卫生厅颁发的乡村医师资格证书。

  “看精神病像跟老虎打交道”

  1969年的一天,一名男子因精神受刺激,得了狂躁症,家属找到了杨全鸿,“我心里也没底,以前没看过这种病。”杨全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连夜研究相关书籍,了解精神病治疗的知识。后来按照他开的药方,病人竟奇迹般好了。因病人实在拿不起医药费,杨全鸿便分文未收。

  “当时,病人家属给我跪下来,虽然交不起医药费,但坚持打欠条。”这张欠条便成了杨全鸿“挣”到的第一张欠条。从那以后,杨全鸿就给自己定下规矩,要免费救治那些负担不起医药费的患者。

  杨全鸿形容自己的工作就像“跟老虎打交道”,因精神病人随时可能会骂他、咬他、砍他,“被袭击是家常便饭,一不小心,就被捅一刀,扎一下,身上就没断过伤。”

  安阳的一名患者得了躁狂症,被送来后用刀捅在了杨全鸿左胸,差点儿伤及心脏;封丘县的一名患者一拳把他打成了“熊猫眼”……对此,杨全鸿说:“既然选择了,我就不后悔。”

  “方圆几个村,都知道全鸿叔是个好人。有个病人家里太穷了,我跟他去过山东好几回给病人送药。他这人,自己再苦,也尽量不让病人受苦……”52岁的杨增运是杨屯村村民。因为家庭贫困,多年来,家人不管大病小病都找杨全鸿看,杨全鸿从没收过医药费。因此,只要有空,杨增运就会来卫生室帮忙干点杂活。

  患者赠送的锦旗堆满了3间屋子

  在卫生室,记者看到杨全鸿收纳的一摞摞欠条,有些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泛黄。

  刚刚出院的晓玲(化名)是距杨屯村不远的合河乡人,26岁,2013年生下孩子后患上产后抑郁症,在杨全鸿的诊所一住就是13个月。出院的时候,晓玲的母亲卖了粮食,也只拿来了3000元钱,剩下的部分,打了一张8600元的欠条。

  “这些欠条,我没指望有人来还钱,基本上都是死账。”杨全鸿说,“可病人来了,还得给他看病啊。病看好了,啥时候能给钱再说吧……”

  45年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累积的欠条已达44万多元。在杨全鸿的诊所,全国各地的患者赠送的锦旗堆满了3间屋子。

  但杨全鸿的日子却举步维艰。由于常年倒贴患者,日常开支主要依赖老伴儿的1000多元退休金。“我老了,对物质要求不高,一锅小米稀饭就能吃两顿。”杨全鸿说,“不是我不需要钱,而是那些贫困患者更需要钱,你不知道,这种病把很多家庭都拖垮了,难那……”(记者 代娟 赵同增)

[责任编辑:苏文彬]

福建省厦门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