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文明网联盟  2012-02-23 星期二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者寄宿新疆12年 房东分文不取还送其回家

    1月中旬,当汽车缓缓从四川省西充县东太乡开启,一位76岁的汉族老人拄着拐杖,追在车后不停地挥手,他满眼泪花与不舍。

  车上一位维吾尔族老汉把头伸出车外,高喊:“何老汉,在四川住不习惯,我再把你接回新疆……”转过身,已是满脸泪水。

  车上的人名叫阿不都赛买提·依仑巴依,今年58岁,生长在新疆西部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车后的汉族老人名叫何光耀,出生于四川省西充县东太乡。

  相隔万水千山,原本素未相识。然而12年前的相遇,却铸就了今日的一段佳话。

  (一)

  阿不都赛买提早年做生意有些积蓄,便将家周围闲置的院子买了下来,出租给一些拿不到工钱又居无定所的外来务工人,房租可缓交,实在有困难也可不交。

  2003年,从四川来新疆博州务工的何光耀搬到阿不都赛买提的出租房住下,这一住就是3个月,没人来催缴房租,他就跑去找房东阿不都赛买提。

  “赛老板,我的工钱没要到,等挣到钱一起交房租,要得不?”看着眼前已60多岁的老人,阿不都赛买提手一扬:“你就住在我这吧,房租不用交了,要得不!”

  “要得,要得,哈哈哈!”何光耀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位维吾尔族老汉,国子脸,中等个,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何光耀以为这只是阿不都赛买提的一句玩笑话,并没有当真。未曾想,他在这一住就是12年,房租、水电费……所有费用一概免交。

  年轻时就在河南、山东等地打工,四处为家的何光耀,1979年来新疆后,和亲人失去了联系。自从租住在阿不都赛买提的大院后,他又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二)

  2009年,阿不都赛买提与家人搬到楼房去住。可每隔一段时间,去看望何光耀、送些钱物,已成了阿不都赛买提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

  由于平房冬天冷,烧煤炉不安全,自2012年开始,阿不都赛买提就奔走于公安、民政、救助站、社区等部门为何光耀申请享受国家的惠民政策。工作人员告诉阿不都赛买提,申请低保、廉租房需要身份证、户口簿等,可何光耀什么证都没有,根本不可能申请到。

  2013年5月,在外做生意的阿不都赛买提接到何光耀托人打来的电话,告知其母亲突发心脏病,正在医院抢救。阿不都赛买提匆忙赶到医院,见了母亲最后一面。虽然悲痛万分,但终究没有留下遗憾。日后提及此事,阿不都赛买提还特别感谢何光耀,正是因为他及时打电话,否则自己也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

  自母亲去世后,阿不都赛买提发现,何光耀变得有些沉默不语。

  2014年11月14日,阿不都赛买提开车时,忽见前面雪地里蜷缩着一个人,他下车抱起老人一看,愣住了,竟是何光耀。

  何光耀不停地咳嗽,手脚冻得冰冷,因为摔了一跤,腿有可能骨折。阿不都赛买提连忙把何光耀抱上车,送到医院。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何光耀孤苦无依、越来越老,阿不都赛买提心里生出一个坚定的念头:一定要找到何光耀的亲人,让他的余生有人陪伴。

  可出院后,何光耀就不吃药了。对此,阿不都赛买提很生气:“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病了不吃药?”

  猛然,何光耀从床上坐起来开始痛哭:“赛买提呀,你是个好人。你不要再管我,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就让我悄悄死去吧。”说着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本子!

  始料未及的一番话,把阿不都赛买提惊住,他翻开本子看到密密麻麻地写着:2003年1月欠房租、水电费200元,2006年2日,送来清油、大米、面粉……截至2014年11月份,欠房租36000元……

  阿不都赛买提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他一把撕碎了小本子,扔到炉子里烧了。“好了,何老汉,你欠我的钱已经一笔勾销了。也许我们前世就是亲兄弟,老天今世安排我来照顾你!”

  (三)

  都说落叶归根。在外漂泊一辈子的何光耀,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家乡的亲人,可如今他连一张返程的车票都买不起。

  何光耀的心事,阿不都赛买提都懂。这几年,他常托朋友关系,希望能给何光耀办一张身份证,否则他连回家的车票都买不上,可每次都无果而终。

  2014年12月1日,何光耀的病已好了,阿不都赛买提带着他到博州党委找领导。有关州领导获悉此事后,向阿不都赛买提伸出大拇指,并立即做出批示:从速办理!

  2015年1月5日,阿不都赛买提拿到了何光耀可购买火车票的特别证明。博州救助站工作人员提出他们可以把何光耀送回四川,可阿不都赛买提不放心:“我要把何老汉的亲人找到,亲自托付给他们,我才放心!”

  1月13日,一向节俭的阿不都赛买提花了400元钱,给何光耀添置了一身新衣。他们踏上了从乌鲁木齐开往四川成都的火车。

  1月16日,阿不都赛买提一行从成都到达四川省西充县,刚下汽车,就碰到一位小客车司机。这位司机在车上聊天时得知事情经过后,深受感染,决定3天免费接送,直到何光耀找到家人为止。

  由于两地政府部门的沟通,寻亲的过程少了许多周折。西冲县政府连夜帮助何光耀找到了家人,仅用10分钟就为何光耀办理了户口簿,身份证需20多天后可以拿到。

  当日晚间,何光耀回到了阔别30多年的家乡,见到了80多岁的姐姐何光林,两人抱头痛哭:“光耀,这么多年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我让孩子去新疆找你都没找到……”

  何光耀和姐姐聊了一宿:聊的最多的是在博州照顾他12年的好兄弟——阿不都赛买提。

  1月19日清晨,阿不都赛买提准备返回新疆,在西充县客运站送行的人群中,阿不都赛买提看到拄着拐杖的何光耀,心中涌起阵阵酸楚。

  何光耀紧紧握住阿不都赛买提的手,红着眼圈说:“赛买提,我舍不得你啊!”

  未语泪先流,这位已年届58岁的维吾族汉子哽咽了:“何老汉,在这里住不习惯,我再把你接回新疆……”(新燕 于苏甫·艾尼 王忠英)

[责任编辑:苏文彬]

福建省厦门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制作